概论:

  

癔病与异病,敬尚个人理解,区别仅在于理解,是科学病理化还是玄学化,轻度还是重度,能治还是不能治,能否自主精神确权和掌控,相通而略有小别,我们从癔病来说下。

  

癔病【癔症,精神性障碍疾病,解离障碍】,人格异常,发病与精神因素有关,病人所表现症状,可能是关系密切的亲友所患躯体疾病,或,精神障碍类似症状,包括已故亡人。

  

病情多反复再现模式,多出现对应性,应激反应,给人一种,发病反而有利于摆脱病人困境,的感觉,从而获得情绪发泄,博得同情与支持。

  

多表现为,发作意识范围狭窄,急剧情感爆发,选择性遗忘,自我身份识别障碍(幻想,幻象,身份改变为亲友或任何神佛等),发作基点,多为回忆、联想,心理创伤,现实类似情境刺激等。

  

一、癔症具体表现:

  

1、情感类:

  

突发争吵、情绪刺激等,爆发、突发,哭叫,打滚、撞头,跑叫,撒泼、脱衣服。。。

  

2、意识障碍类:

  

突发莫名言语,怪异动作行为,怪异发声,变异表情,肢体不收控制,等等,持续几分到几十分钟不等,清醒后,对发作过程经历模糊或选择性失忆,或彻底不记得,不能存留有效记忆

  

3、癔症性漫游:

  

有夜里梦游,而癔症也会出现白天日游,和睡觉一样,同样和人交往交流,照常生活;

  

有的,意识中变化成其他身份,与人交流、旅行、生活,且有特殊意义、情感、精神意义的场所环境,长的可持续数天,同时,开始和结束也往往很突然,而且,在外人来讲,看似似正常行为,看不出太大区别。

  

4、身份辨识类:

  

急性“一过性”精神障碍,自我身份识别障碍,如被另一种人格,精灵,神仙,外力等代替,并伴随相应的行为举止等表现,失去主观对外界环境和内部精神的充分区分、判断辨别能力,有突发性,诱发性,主动性等方式,一般可在相应催眠或相应发泄方式等操作性得到缓解或消除。

  

5、失忆类:

  

无器质性损伤,选择性遗忘特定时间或者特定时间,多与心理创伤有关。

  

6、痴呆类:

  

无器质性伤害或损坏,也无精神病存在,智力突发性下降,表现未儿童性、幼稚性,言语举止等表现,并以幼童自居,但其他记忆及能力,往往并无丧失,此为童样痴呆。

  

7、精神病类:

  

受到严重心理创伤后,突发病症,行为多变,行为紊乱,男性化,女性化,表演化,苦笑打闹等举止无常,行为混乱,短暂性幻视幻听,妄想及思维障碍,人格解体。

  

多现女性,病程多不超三周,可突发痊愈,无后遗症,但可再发。

  

二、癔症病患的体感:

  

【运动障碍】,感觉障碍,躯体化症状,不可控运动等。

  

【感觉过敏】,对某部分皮肤或肢体特别敏感,而实际无损伤及神经病变;

  

【感觉缺失】,局部肢体或皮肤感觉缺失,可表现为,半身性痛觉消失,或束缚性、套状性束缚感或感觉丧失,范围与神经分布不一致。

 

【幻视幻听】,弱视、超视、失明、管窥、听力下降或突然丧失,或幻听,器官及神经表现无损伤及神经损伤,可突发性恢复或通过治疗恢复。

  

【梅核症】,常感到咽部有异物或梗阻感,实际检查无异常无损伤。

  

【痉挛性发作】,会常因心理暗示,或暗示性环境、氛围等突然发作,表现多为缓慢性倒地,全身僵直,动作缓慢,角弓反张,肢体或局部区域不规整抖动,呼吸急促,窒息感,等等,少见出现意外损伤及大小便失禁,发作多数十分钟,发作后,多体虚乏力,双眼紧闭,需休息,也因情境可出现一日多发。

  

【瘫痪性发作】,可表现为,偏瘫、截瘫、单瘫,被活动常有明显抵抗,检查无精神器质性损害,但慢性病历可有废用性肌萎缩。

  

【失音症、缄默症】无唇舌声带等器官性损害,但却发不出声,或者极低、嘶哑、变音等发声交谈;或不用语音交谈而用手势或肢体行为表现交流的缄默症。

  

【躯体化障碍】多样性,常变性躯体症状,可涉及身体及任何系统或部位。

  

常见肠胃表现,无气打嗝,呕吐,反酸,突发疼痛等;

  

异常皮肤感觉,酸麻胀痛痒,跳动,灼烧感、皮肤斑点等,性及月经方面的表现也很常见,多存在明显抑郁症和焦虑症患者身上。

  

病人多把主诉症状归结于某一特定器官或系统问题,要求检查治疗,但实际并无器官性及精神性损伤疾病变。

  

【这也是往往,病人去医院检查,去查什么毛病没有,回来还是难受发作的一个原因。】

  

三、说异病:

  

老百姓讲就是“邪病”,被“迷了”,被“上身”了,我们也都听说过“跳大神”;什么一些师傅出马前大病;“疯了”,某某人大白天脱衣泥潭里打滚,醒了什么不知道;某个大师能请来谁谁谁说话,等等,其实,这种情况多是科学所说的“癔病”,科学,的一部分,是神学的论证。

  

通过对上边“癔症”的科学了解,我们不难发现,很多也都是民间异病的具体表现,而区别具体在哪里呢?

  

很简单,敬尚认为,【神经病,和“异病”,一线之隔】。

  

如果,癔病没有诱因,没有前因,不会出现这些表现症状,而这些表现,经过科学的检查,没有器质性和神经性损伤病变,却出现了病症的表现,根源在哪里?

  

医疗重点在于救治,让你好,但是,“异病”的解决方式是找到病因,这个因果,找到根,给你掐断,再让你好,好似我们科学角度缺乏了这个方面,但如果在科学的“探究”,也就不科学了,您说呢。

  

简单的说,因为异病,而生成了“癔症”,症状表现好解决,但是人彻底消除病根好了,或者可主观的控制,难,而且,癔症时间长了,便是真正的精神病,但时间短的“异病”,仅是可以康复治疗的“癔症”,此病不可拖。

  

举个例子,多少朋友深有感触,不少人“被”家人关爱,没办法了送进了精神科去治疗,结果真的痴呆了,而作为“异病”去民间治疗,却好了,为什么,科学是严谨的,民间是务实的,不一定土方子治不了人,您说是吧。

  

只要分清因果症候,实病虚病分清,有些“癔病”不是真病,还是最简单的,躯体化癔症,你去医院查,什么病没有,去了就好,回来就犯,这个您就该思索一下,或者精神科去调理一下,或者找找根源了,您说是吧。